白银晚报数字报
   
 2021年04月02日  上一期 下一期 第12版:见报版面 上一版 下一版  
收藏    放大    缩小    默认    返回本版    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
 
西堤看柳

  资料图片

  李朝俊

  我在北京颐和园的西堤上走过无数遍,听闻过无数传说,遇见过无数南来北往的游客,看到过无数风景。站在景明楼上,凭栏凝视,无意间望见堤上湖岸连绵的柳色新。我心生一念,这湖堤之柳,到底长得啥样?过去没留意它们,这次干脆看柳,不观他物别景。
  快步出楼下桥,西堤东西两边水涌碧波,堤上花红柳绿,若长虹横卧万寿山前。细看柳树,粗粗胖胖的树身上树皮纹路纵横交错,各不相同,有的沟黑棱灰,似知了乱爬,形同蝉虫出洞;有的棱突暴张,白皮外露,势若万马奔腾;有的形如游人,或走或站或坐;有的如人车列阵,旌旗高扬,群雄逐鹿。
  从眼前的一棵柳,到堤两边的临水柳,再到环昆明湖的无数柳,它们已与颐和园的山水楼台亭榭融为一体,与松柏桃杏梨共生,与游人们对望一年又一年。西堤柳树迎阳光,接风雨,披霜雪,报春来,坦然面对春夏秋冬,淡然于人们的遗忘。大概是因为桃花的艳、杏花的白、海棠的红、丁香的紫,太过夺目,人们才忘却这风景中的碧玉吧。
  沿堤慢行,路遇一块铜牌耸立,上写醒目“西堤”两字,有中英文对照说明:“西堤是仿杭州西湖苏堤而建,从南向北依次筑有柳桥、练桥、镜桥、玉带桥、豳风桥、界湖桥六座式样各异的桥亭;在柳桥和练桥之间为取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中‘春和景明,波澜不惊’之句命名的景明楼。沿堤遍植桃柳,春来柳绿桃红,‘有北国江南’之称。”春天漫步西堤,放眼是“苏堤景致六条桥,间株杨柳间株桃”的“苏堤春晓”意境。
  一阵劲风,呼啸万寿山林,卷起昆明湖水,惊涛拍岸,如钱塘大潮。风卷浪白,催人脚步急,令花当空舞,叫湖水翻腾,也使我思绪空灵。我想起了浙江杭州西湖苏堤柳,想起遍生天山南北的左公柳,想起古文名篇中的五棵柳……在中国大地随处可见的柳树,古来贤者尊其品赞其德,有高品大德者栽柳铭志,“闲静少言,不慕荣利”“忘怀得失,以此自终”。
  在我心里,棵棵柳树,行行柳荫,都是公在百姓,利在天下,贵在品德。眼前,这西堤的柳,扎根泥土,抵浪护堤,出尽全力;这天下的柳,纵然乱风卷丝,仍身正干直。
  远山的玉峰宝塔,近处的西堤之桥,脚下的漫漫长堤,响动的南水北调一渠清流,古树发新芽的满眼绿柳,让我生出万千感慨:造塔的人,造桥的人,造堤的人,造福百姓的人,历史无名还有名。西堤柳、苏堤柳、左公柳,生长在祖国山河的柳,不论长在京城闹市,还是长在边关要塞之地,都是中华民族的风骨树!
(摘自《人民日报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