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晚报数字报
   
 2020年11月20日  上一期 下一期 第05版:见报版面 上一版 下一版  
收藏    放大    缩小    默认    返回本版    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
 
秋去秋又来

  ●金山

  夜里醒来,觉得凉飕飕的,忽然,见窗子敞开着,有细细碎碎的凉风,出出进进的,原来是秋来了,心里不由得高兴。
  秋总是这样,悄悄地来,又悄悄地去,从不张扬,仿佛久经世事的老者,不急不躁。
  记得去年,秋也是这样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悄然而至,然后,不声不响地把院子里的菊花,逐个地染成了黄色,把院墙上的狗尾巴草染成灰色,把门口那棵梨树染得紫红,最后,像是不小心打翻了颜料罐似的,把房前屋后的小草,染得斑斑点点,红的,黄的,绿的,各种各样,色彩斑斓。
  如今,秋又来了,一如既往,又开始了年复一年的工作。你看,才来,就迫不及待地把天空洗了一遍,把往日里,乌云翻滚时留下的痕迹,和那些夏天的烦躁,擦拭的一尘不染。此时,蓝蓝的天上,几朵白白胖胖的云,正舒舒服服地享受着难得的安静。
  阳台上,那株红薯苗,为了欢迎秋的到来,脱去了夏天的绿装,换了一件让秋赏心悦目的黄色衣裳;那棵包菜,来不及更换衣裳,便用旧衣裳紧紧地裹住自己;还有那棵落叶生根,没有新衣裳,又来不及裹,便羞得红了脸……
  秋,像是一个不知疲惫的画匠,才几天,就把屋里屋外,画了个遍,连门口那棵苹果树,也没有放过,先是,蜻蜓点水似的,在叶子上洒了几滴黄,然后又在果子上抹了几笔,那红红的苹果,远远望去,仿佛挂满了一树的灯笼,点亮了秋的心情。
  连同苹果树一起被染的,还有树下的小草,被染上点点黄色,毫无章法可言,似乎不是刻意去染,而是不小心掉了几滴,恰好又滴在小草上,可是,小草却从来不计较,它觉得,只要秋来过就不枉此生……
  秋就这样,提着颜料到处画着画着……于是,大南瓜、柿子、辣椒、茄子、玉米、高粱、谷子等都被涂上了一抹秋色。
  见秋如此慷慨,人们欢天喜地,纷纷拿出尘封的箩筐,笸箩,簸箕,尼龙袋子,把那秋的礼物,满满当当地装起来,逢人便说,今年有个好收成。
  秋听了,就更加努力地画啊画,直到把整个人间,画成了黄色,画成了紫色,画成了红色,画成了人间天堂,才拖着承重的步子,疲惫不堪地回家去了。
  在一个北风呼啸的日子里,人们坐在火炕上,品尝着秋的礼物,才突然想起,秋呢?
  原来秋早就悄悄地走了。
  秋,就是这样,悄悄地来,又悄悄地去,从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  我喜欢这样的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