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晚报数字报
   
 2019年10月08日  上一期  第07版: 上一版 下一版  
收藏    放大    缩小    默认    返回本版    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
 
八十年代的“双万”连队

  ●孙凯

  八十年代,谁要有万元存款,就是“万元户”。当时的“万元户”,自己感到骄傲和自豪,别人也会非常羡慕。1987年,我所在的连队,不但伙食费余万元,粮食还余万斤,是个响当当的“双万”连队,是不是也挺叫人羡慕的。
  1983年9月,我从大连陆军学校毕业,分配到赤峰守备区某团。1985年10月,我任该团特务连指导员。管理连队就像居家过日子一样,要精打细算,还要研究致富的门路,经过我的观察分析,致富的门路有两条:一是养猪,二是种菜。1985年,我军裁军百万,我所在的团也有20个连队减为10个连队,猪圈和大棚有了剩余,我先下手为强,增加了两个猪圈和两个大棚。地方有了就要选好人手,从全连战士中自愿报名,养猪和种菜。连党支部对报名人员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研究,最后确定,养猪人郭红玉,种蔬菜人胡凤鸣。这两个人的共同特点是:能吃苦。
  郭宏玉,来自辽宁台安县农村,由于家境贫寒,只上过一年学。正是因为贫穷,练就了他吃苦耐劳的品质。当宣布他为饲养员时,他二话没说,向连队表示:我一定把这项工作做好。
  我们首先扩大场地,把左右邻居的猪圈全部收拾好,这样我连便有三个大猪圈,猪的数量也由原来的20头增加到现在的60头。买仔猪是一大笔投入,后来我们自己养母猪进行繁育,不但解决了本连需要的仔猪,还把剩余的仔猪卖给其他连队,又赚回一笔资金。猪的数量增加使得饲料成了突出的问题,连队产生的那点泔水对这么多猪来说是微不足道的,如果用玉米做饲料,成本又会增加,这样便得不偿失,必须找到一种廉价的饲料,做酒后的剩料——酒糟就是一种,为了节省开支,我们连队与赤峰酒厂结成共建单位,饲料的问题解决了。我们把酒糟拉到连队后放入埋在地里的大水槽内,这个水槽是团里搞基建时留下的,能装一汽车酒糟,然后放水,用塑料布蒙好,过几天,酒糟发酵好,便可以喂猪了,酒糟里含有酒的成分,猪吃后就犯困,就像人喝多一样,每天都在睡觉,很少运动,自然就长膘。但猪不能长期单一吃酒糟,要添加一些附料,如:玉米面、青菜等。小郭起早贪黑伺候这些猪,每天把猪舍收拾得干干净净,自己上山去摘菜,中午也不休息,晒得黝黑黝黑的,从不叫苦。在他精心饲养下,猪长得膘肥体壮,开始每个月杀两头猪,给全连官兵解馋,干部战士甭提有多高兴,就像过年一样高兴。伙食好了,官兵训练、学习全有劲。全连上下对小郭的艰辛劳动敬佩有加。
  小郭不仅把猪养得好,还养了近百只鸡,鸡蛋就能腌三大缸,早餐每人一个,其他连队的干部战士看着我连上档次的生活,那真叫羡慕嫉妒恨。没有油水只吃饭,饭吃的多,没多长时间就饿了。有了油水,饭不用吃太多就饱了,粮食自然节省下来了。
  胡凤鸣,也是来自辽宁台安县农村,没入伍在家时就是种蔬菜的,这回把自己的特长用上了,大棚种的一点都不含糊。三个大棚种的有模有样,品种非常齐全:豆角、茄子、辣椒、黄瓜、西红柿、土豆、大蒜等,各种菜长势喜人,这也是他用劳累和辛苦换来的。大家都知道:夏天的大棚里面温度非常高,就像桑拿房,别说干活了,就是在里面待上一会都觉得难受,在这样的场地劳动困难是可想而知的,小胡克服了困难,起早贪黑地劳动,蔬菜供应全连绰绰有余,品种换着样地吃。官兵说:“家里的生活也没有咱连队的好。”
  不用买肉也不用买菜,油水又上去了,伙食费、粮食当然节省了。“双万”连队就这样诞生了。官兵体质上去了,训练的劲头更足了。伙食是半个指导员的道理就在这。
  年底,郭红玉荣立三等功一次;胡凤鸣获营嘉奖一次。意外的收获是:郭红玉的事迹传回了家乡,同村一位非常不错的姑娘被他的事迹所感动,主动给小郭写信,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,姑娘看上小郭的就是朴实肯干。经过一年多的鸿雁传情,两人步入婚姻殿堂。小郭感慨地说:“我能有今天都是部队培养教育的结果”!